打鱼游戏网
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礦區藝苑礦區藝苑

行游川西(組章)

發布時間:2020-09-04 15:09:59 作者:李曉波 來源:綠水洞煤礦 點擊:

      車過康定

    從歷史典籍里知道康定還叫打箭爐。

    車過康定,走遍康定城大街小巷,卻怎么也找不到一支箭,一個打箭鏃的爐子。

    只看到康定安定、居民富足安康的閑適生活。

    看到來自雪域高原的雅拉河、折多河泛著清波流淌著幸福與安樂。

    車上跑馬山,耳邊瞬間充滿了“跑馬溜溜的山上,一朵溜溜的云喲”的優美樂曲,連拂面的清風也仿佛隨之奏響了動人的旋律。

    仿若為了應景,蒼翠的跑馬山上,一朵又一朵潔白的云霞映襯著瓦藍瓦藍的天空,把我的目光點燃,把我的心情撩撥.......

    “跑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喲/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喲/月亮彎彎康定溜溜的城喲......”車過康定,我被溜溜的沉醉。

      折多山口

    折多,在藏語里是“彎曲”的意思。誠如其名,我們在盤山公路上彎曲前行,很快就攀援了1800米的落差,攀上了我人生的第一個4298米的新高度。

    頭痛、頭暈、記憶力下降、心慌、氣短、發紺、惡心、食欲下降、腹脹、疲乏、失眠、血壓改變等等,他們說的高原反應,初上折多山口的我都有。

    但面對蔚藍透亮的天空,開闊無垠的視野,我仍然忍不住隨著眾人的腳步拾階而上,向著新的高度。

    山高人為峰,在折多山口,我撳動快門,與高天流云來了一次合影。

      晨光熹微新都橋
     

    一大早,從新都橋民宿的床上醒來。推窗遠眺,立即看到對面屋頂上的遠山披上了一層耀眼的金光,一時間竟產生了身臨在小學課本上看到的富士山盛景的錯覺。于是趕緊從行李包中掏出相機,拍下了這絕美的風景。

    迫不及待打開房門,眼前一道綠色的屏障把整個新都橋與山那邊的世界隔離開來。山,實則是一帶綠色的草場,豐茂的草地從眼前,向左右兩邊無限地鋪陳開去,間或有三兩只牦牛,甩著尾巴,讓凝固的草場鮮活起來。

    山下,民宿的邊上,是一片盛開的格;,紅黃藍紫的花兒在晨光熹微里搖搖曳曳,似乎在召喚,在逗引,我沒看到蜜蜂蝴蝶,但我看到了一個個跳脫的俊男靚女正蹲在花叢中擺著一個又一個pose,趕著和著高原的精靈合影。

    新都橋,真不愧是攝影者的天堂。

      稱量瀘定橋

    隨著如潮的人流,我一步踏上了瀘定橋。

    立即,耳旁傳來了聲嘶力竭的吶喊聲和“咻咻”的槍彈聲以及“轟轟”的炮彈呼嘯聲。我驚悚地環顧四周,發現大家都一改當初的嬉笑神色,一臉莊重,一臉神圣。

    低頭一看,腳底是洶涌大渡河,渾黃的河水打著漩渦從腳底下奔騰而去,令我在瞬間產生了劇烈暈眩感。

    85年前,正是在這里,長途急行軍240華里的22名勇士身掛沖鋒槍,背插馬刀,腰纏十來顆手榴彈,冒著槍林彈雨,爬著光溜溜的鐵索鏈向東橋頭猛撲,打開了紅軍長征的勝利之門,破滅了反動派想把紅軍變成第二個石達開的幻想。

    今天,在先烈曾經浴血的地方,我慎重地邁出每一步,用自己的身心去稱量這瀘定橋在中國革命中的厚重分量。

      北川映像

    北川,即使時間已經走進了公元2020年,我的心仍在為你悸動。

    那些傾頹的房屋,斷裂的街道,垮塌的山體始終是一個噩夢,在蔚藍天宇下,在我的深心里。

    這次,從記憶的無數次電視鏡頭里走進現實。我再次諦視了北川縣公安局遺址、北川中學遺址、曲山小學遺址、北川公路運輸管理所遺址和北川大酒店遺址,車出北川,還能看到公路邊當年垮落的巨石,看到河床上撕裂的傷痕。和所有心懷戚戚的人一樣,在驕陽炙烤下,我的內心一片陰霾,沉重不堪。

    然后,我們走進了新北川城,這是一座氣象萬千的城市,她用廊橋的俏麗,巴拿恰的大氣,公園綠道的清新瞬間溫暖了我冷冷的心靈。

    大愛筑起羌城,援建北川的山東親人雖然已經走遠,但他們的熱情仗義一直溫暖著這方天地。

      漢旺鐘樓

   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。

    汶川時間,綿竹銘記,漢旺鐘樓定格銘刻。

    十里東汽,共和國的驕子。當我隨著迤邐的人流走近你,走近你的車間,你的崗亭,你的員工宿舍,仿若還能聽見機器的轟鳴,人員的跑動,看到大國重器從這里啟程,去往它該去的地方......

    仿若還能看到,天崩地裂之際,生產基地308名職工和家屬遇難,1000余人受傷,職工住房完全損毀,上百萬平方米廠房倒塌損毀,2000余臺生產設備損壞,直接經濟損失近27億元。但大家以三線人的堅毅果敢迅速行動起來,保護機要設備,有序撤離人員......位于德陽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的新基地僅用1年零9個月完成重建。

    難怪胡錦濤總書記會感慨,“東汽真是泰山壓頂不彎腰!”

      綿竹刺繡

    這是一雙雙曾經握過犁耙、鎬把的手,手心的老繭疊著老繭,掩蓋著曾經的歲月滄桑。

    這是一雙雙曾經煙熏火燎的手,在柴灶的火堆里掏取烤紅薯給小兒子,在嗆人的煤煙里翻炒缺油少鹽的青菜,在烈日之下翻曬稻谷、小麥和油菜籽......

    而今拿起了細小的繡花針,一針一線繡出綿竹新天地,一針一線繡出美好新生活。

    一針一線,繡出新時代新農民新形象。

      西昌土林

    在潛意識里,我知道土地能長莊稼,給我們吃食;能筑城池,供我們生活;能筑灶臺,供我們生火煮飯;能造樓房,供我們居住;能燒制成精美的陶瓷,供我們賞玩......

    從來沒有人想過,土地還會有筋骨。

    直到我到了西昌黃聯土林,看到一尊尊經過歲月淘洗,經過風蝕雨浸,傲然挺立的土地脊梁,我知道了看似柔弱順從的土,也有它的鋼筋鐵骨。

    獅駝迎賓、背新娘、通天門、八百羅漢、江山多嬌、沖刺蒼穹、擎天玉柱、千年一吻、待發火箭、金雞報曉......土也有情,土亦有靈,黃聯土林想要告訴我們的也許還有很多很多。(責任編輯:杜娟)

     

上一篇:緣起于夕

下一篇:青 春